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2018安迷修生贺

这个是最开始敲的那个,但是由于没卡上零点就放弃了,换的另一篇。。。感觉这一篇就要暴露我沙雕的本质了。。。原创女主视角,假期应该会写,非常轻松的学园pa非乙女就是在里面吃狗粮的故事。。。 @克西ξ 证明一下我还是能写欢乐向的




最开始你还不明白,班里为什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亢奋之中,直到凯莉说了一句“这周日安大会长你生日不请大家去玩吗?”然后你才知道了安迷修的生日。

“安莉洁,你哥哥喜欢什么啊?”你暗搓搓的去问安莉洁,原因无他,你根本就不知道送什么啊。

“嗯,哥哥的话……马?”安莉洁有些迟疑。

啥?马?难道你要送他小马宝莉吗?开什么玩笑?很明显你没能克制住面部表情的崩坏,凯莉过来拍了拍你的肩。

“周六跟我们一起做蛋糕吧。”

“欸?好的。”
 

你陷入了怀疑人生中,你当初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凯莉啊?作为一个内心粗糙的妹子,你根本没有接触过除了煮方便面以外,其他的做饭相关的事情啊。

“不是做饭,是烘培。”凯莉一本书拍到你头上。

“先把蛋清打发,打到立尖就可以了。”安莉洁把一个大盆推给了你,“电动打蛋器坏了,只能麻烦你手动打发了。”

你盯着那个大盆良久,最终认命的拿过手动打蛋器,开始搅啊搅。五分钟,十分钟……

“啊啊啊怎么还没好啊!”

安莉洁看着那堆只泛着一点点白色的东西:“你搅得太慢了,动作也不对。”

“你不早说!”

无辜眨眼:“你也没问啊。”

真是任重而道远呐。

“安大会长,生日快乐啊。”艾比埃米来的最早,埃米手里拿着个盒子,随手就放到玄关的柜子上。

“安哥,看来我们来得最早?”埃米看了眼客厅,没有人。

“哟,艾比埃米,你们来了。”凯莉踢着拖鞋,从安莉洁房间出来了,艾比埃米早已见怪不怪。有时候这两个姑娘还会穿错对方的衣服在学校里晃荡一天,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俩的关系。

“凯莉,你又在安莉洁房间睡了一晚啊。”艾比瘫在沙发上,“他们什么时候会来啊。”

“是你们来的太早了,五点半才开始,现在才四点半。”凯莉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可乐,扔给了两个人,然后拿起了遥控器。“等着吧,先看会电视。”

等了一会,“唉我们的安大会长呢,怎么让你来待客了?”

“别说了,安迷修和安莉洁现在正被伯父伯母纠缠呢,说些什么‘我的心肝儿啊’、‘我的宝贝儿啊’一类的——”

“不要背后议论别人。”鬼狐天冲进门,身后跟着莱娜,“我晚上有事来不了了,过来送个礼。”

“知道了知道了。”凯莉摆摆手,丝毫不把这个亲哥的话放在心上,她看向了莱娜,莱娜本能后退半步,“我不会以后要叫你嫂子吧?”

莱娜的脸有点红。

“与你无关。”

“喂怎么就跟我无关了。”凯莉象征性的抗议了两句,完全没阻止鬼狐的离开。

“唉凯莉,鬼狐不参加啊?”鬼狐刚走,金就来了,“艾比埃米你们已经到了啊。”

“金!!!”埃米阻止了艾米想要飞扑过去的动作,“我说老姐啊,你理智点。”

“呦,金,还有紫堂。”凯丽再三确认那个面瘫没有跟在后面,“格瑞呢?”

“在楼下碰到嘉德罗斯了,格瑞让我们先上来。”

凯利简直被金单纯的想法打败了,这个大三角的其中一个当事人毫无所觉,而另外两个……算了,反正修罗场波及不到她,她还是不管了。

没一会儿就又有人上来了,“哟,完事儿了?”

嘉德罗斯瞪了凯莉一眼,没有说话,格瑞坐到了金的旁边,雷德和蒙特祖玛在一旁站着,嘉德罗斯坐了沙发的另一端,吓得坐在中间的艾比埃米动都不敢动一下。

“大,大家好,我是不是来晚了……”一看这么多人,而且嘉德罗斯还有一种堪称凶狠的目光瞪着你,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有没有,坐,坐。”艾比激动地拍了拍她的身侧,于是你盯着嘉德罗斯的瞪视坐到了艾比和紫堂的中间。

你向左看了看,是紫堂、金和格瑞,向右是艾比、埃米、嘉德罗斯。啧,你觉得你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大家都……到了啊……”安莉洁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客厅里已经坐了一堆人了。“那个,先吃些水果吧。”安莉洁跑去厨房,没一会儿,端了个果盘出来。

“五点半了,海盗团怎么还没来?”埃米看了眼挂钟,“算了,他们来不来还不一定呢。”

敲门声响起,是银爵。进门之后,他也坐到了沙发上。就坐在格瑞身侧。

“抱歉啊,大家久等了。”安迷修拿着手机从卧室里出来,“那我们开始吧。”

“哥哥,雷狮他们还没到。”

“不用管他们,雷狮一向没什么时间观念。”话音刚落,门就开了。
“安迷修,你说谁没有时间观念?”

雷狮把手里大约半米宽一米高的箱子扔到地上,撞击的声音沉闷,却不响,想来不是什么重东西,卡米尔乖巧的跟在雷狮身后,帕洛斯和佩利一人抱着两箱啤酒。

雷狮得意地指了指挂钟,时间刚刚好五点半。

“既然时间正好,不如我们就开始吧。”帕洛斯把啤酒放到一旁,这可不是现在喝的。

“好了好了,开始吧。”艾比从沙发上蹦起来,只把安迷修往厨房里推,“快点吧,我都快饿死了。”

安迷修在厨房里捣鼓了一会儿,把热好的菜端了出来,安莉洁又切了盘水果做沙拉,说实在的,你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菜,之后的蛋糕才是重点啊!昨天忙活了一天,你们才做了两个蛋糕——因为担心一个不够。不过你做的那个叫凯莉拿了去,不知道做什么。

很明显,抱有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雷狮加了几筷子肉给卡米尔,自己又吃了点,之后就没有再动过,其他人也是。

因咬着筷子,纠结于肉类的诱惑和减肥的纠结之中,最终你的手伸向了一盘青菜。

哎,等等,好像有点好吃哎。你惊异的目光看向了安迷修,安迷修显得有些羞涩。“我和你姐的父母常年在国外,一直都是我和安莉洁一起生活,所以家常菜还是会做的。”

何止是会做啊,简直太好吃了,你简直想天天跑过来蹭饭了。

“安哥,你能不能……”

嘶,怎么感觉有点冷呢。

你看向了雷狮,雷狮正在玩手机。

“怎么了?”

“没,没什么。是不是该切蛋糕了?”

菜也就那么几道,十几个人几筷子下去就没了,安迷修进厨房去拿蛋糕。

“哪个?”

“黑色盒子的那个。”

[切蛋糕时离安迷修远点。]

你收到这么一条简讯,看了一眼发件人,凯莉。

“你做了什么?”格瑞抬头问道。

“你猜。”凯莉回答的干脆。

“点蜡烛点蜡烛。”盒子里装的是你做的那个勉强能看的蛋糕。
窗帘被拉上了,灯也关了,屋子里只有几只蜡烛的光亮,众人唱起生日歌——雷狮表示坚决不为这个愚蠢的浪费自己宝贵的嗓子。安迷修双手合十,显得安静又虔诚。

“安迷修,你许了什么愿啊?”安迷修一睁眼,艾比就问。
安迷修看着她温柔一笑,谦卑而恭谨。“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安哥你犯规啊!刚才那个笑太戳了!你默默捂住了心脏。

开了灯,吹了蜡烛,凯莉把刀递给安迷修:“第一刀寿星来切啊。”

安迷修站起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挪了挪椅子,不听“魔女”的,等着被整死吧!

一刀切下去。

“砰”的一下,原本摆在桌子上的蛋糕弹起来,整个拍在安迷修的脸上。凯莉和雷狮开始狂笑,又看了几眼那张糊满了白色奶油的脸,你们也不可抑制地笑起来,连格瑞和蒙特祖玛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雷狮已经笑得开始拍桌子了。

安迷修伸手擦了几下:“你们……”

雷师伸手在他脸上抹了一把,手指直接戳进安迷修嘴里。

‘恶党你不是要毒杀我吧?’安迷修的眼神里明明白白的透露出这个意思。

犹豫着舔了一下,好像味道还不错?

然后安迷修就面对了四面八方的手机对他进行拍摄。

雷狮把手放到了佩利的狗头上,声音十分轻柔:“删掉。”佩利吓得手一抖,删掉了照片。

“还有你们。”雷狮的轻声细语显然杀伤力更大,是那种可以让人陷入怀疑人生的恍惚状态。

“蒙特祖玛。”别看平时沉默寡言的,雷狮可是知道她的手机里存满了嘉德罗斯的照片。“帕洛斯,佩利。”两个人扑上前,把雷德按倒在地。雷狮抢过蒙特祖玛的手机,看了几眼图库,深深的震惊了——天知道她是怎么在几秒内拍了十几张照,还录了一个几秒的短视频,删掉照片和视频,把手机还给了蒙特祖玛,蒙特祖玛看都没有看图库,而是打开了一个对话框,上面明明白白的显示着发送成功。蒙特祖玛松了一口气。

“凯莉。”凯莉举起手机,当着雷狮的面删掉的照片。

雷狮满意了,一挥手,帕洛斯和佩利放开了不断挣扎的雷德。

“卡米尔。”雷狮转身,又变成了那种轻柔的声线,“删掉。”

“大哥。”少年的嗓音流露出丝丝哀求的意味。

“没有商量,删掉。”

卡米尔一向听雷狮的话,他乖顺地按下了删除键——如果在此之前他没有备份的话。

“好孩子,我就不计较你手机保险柜里的照片了。”

卡米尔一抖:“大哥,我没有。”少年脸上委屈。

“还有你笔记本里的文件夹层,我记得好像有3.4个G。”

“我错了,大哥。”

紫堂幻的目光不断在卡米尔和蒙特祖玛之间游移,不自觉的比较两个人,一个喜欢偷拍嘉德罗斯,一个喜欢偷拍雷狮,想想那个凯莉拖的叫“安迷修雷狮催婚bot”的群里数量惊人的雷狮的照片。

啧,兄控真可怕。

安迷修去洗脸了,剩下了一屋子人,雷德提议玩国王游戏,得到了在场的一致赞同。

“一号和三号跳一支舞。”嘉德罗斯晃着手里的国王签,十分愉快的采纳了凯莉的建议。你看着手里的一号牌,另一边紫堂幻站了起来。哎,还好还好,没有修罗场,你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那个……我不会跳舞。”你面上纠结,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啊,没有关系,我会。”紫堂幻看你犹豫了半天,以为你不愿意,听到此,如释重负。“放轻松,跟着我转就好了,以后学校的舞会你也要参加呢。”

紫堂,你简直是天使!

帕洛斯的手机里传出音乐,你自然是不懂的。

“《PorUnaCabeza》。”紫堂幻低声说。 “曲子不难,很适合新手,放轻松跟着我转就好了”

一曲自然是不会叫你们跳完的,也就大概转了那么两三分钟就停了了。看着紫堂幻,你还没怎样,他倒是先脸红起来。:“那个,你、你跳的很、很好,我、我先坐回去了。”

你有些懵逼的站在那里,你好像没对他做什么吧?金拉拉你的衣服,你挨着他坐下,他小声对你说:“紫堂没有跟女孩子跳过舞啦,每次舞会他都是一个人。”

“原来如此。”你点点头,伸手抽了一张牌,六号。

“国王是我哟。”凯莉晃晃手里的牌,手随意的晃来晃去,指指点点,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请七号和十三号玩pocky,注重,长度要小于一厘米才算成功。”

还好还好,差一点,不过七号和十三号是谁啊?你刚有这个疑问,嘉德罗斯和格瑞就站了起来。凯莉,刚才不会就是在算他们的号吧?凯莉你是要搞事情啊!

你有些担心的看了眼身旁的金,他倒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所以,金你对格瑞真的就只是发小情谊吗?

凯莉拿出昨天还剩下半盒的抹茶pocky,格瑞抽出一根来叼在了嘴里。

格瑞原来这么主动吗?你看向嘉德罗斯,他……他脸红了!

“我,我才不要呢!”向来看不起人的嘉德罗斯此刻开始脸红起来,咳,心里怎么有点暗爽呢?哎,真想不计后果好好欣赏一下。

格瑞一把扣住了嘉德罗斯的手。

你掏出手机,悄悄咪咪的开始录像。

“喂。”有人在身后拍了你一下,你手一抖,吓得差点把手机摔了。“之后发我一份。”你转头,是蒙特祖玛,还好还好。

“格瑞,那你可别怂啊!”手被抓住了,嘉德罗斯反倒不慌了,伸手拽住格瑞的领子,脚一踮,饼干的另一端就含在了嘴里。

“有点像少女漫画,”你这么想,“只不过这个‘女主’有些生猛。”

嘉德罗斯直接把格瑞按在了沙发上,自己俯身上去,饼干被一点一点吃掉,两人的距离也在迅速减小。

安迷修正好收拾好自己从厕所里出来,看到两个正在热情“深吻”的两个人之后,大脑一下子就死机了:“你们什么时候公开的?”

“公开什么?”嘉德罗斯咬着饼干转过头来,把只剩一小节的饼干给了凯莉

“算你过关。”凯莉转身,炮口转向安迷修,“不过什么叫‘你们什么时候公开的’?安迷修,你知道些什么?”

安迷修已自知失言,坚决不肯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国王游戏?加我一个。”

“行啊,正好下一轮了。”

“雷狮,拆开你的礼物。”银爵命令道。

“不行哦,只能指定号码去做,不能点人。”凯莉出言提醒。

“是啊,银爵,你犯规了。”雷狮耸肩,拉长的音调怎么听怎么欠揍。

“哦?是吗?”银爵冷笑,“11号当场拆开自己的礼物送给安迷修。”
雷狮僵住了,众目睽睽之下,他翻开了他手里的牌,11号。

“银爵你大爷的!真是见鬼了!”雷狮一下子站起来,把他拿来的大盒子拖过来,非常暴力的徒手撕开了包装纸和封箱胶带。

“送给没马骑士安迷修的马。”雷狮把玩偶从箱子里拎出来,硬塞到了安迷修怀里。你看清楚了,那是小马宝莉的玩偶。看着动作已经僵硬的安迷修,你觉得他现在只想扑上去捶死雷狮。

话说银爵那个笑,他绝对是知道的!绝对!原来银爵才是最会搞事的。

“雷狮!”安迷修手上的青筋已经暴出来了,安莉洁赶紧拉住他:“哥哥,这个玩偶我还蛮喜欢的呢,我们下一局吧。”

国王:紫堂幻。

“请3号唱一首歌吧,不能是儿歌,时长在三分钟左右就可以了。”

紫堂你果然是天使!虽然中招的不是你,但这么不搞事的请求还是真的第一次听到啊。

3号,格瑞。

完蛋了,格瑞一个沉默寡言高冷男神的形象已在你脑海里根深蒂固,你根本想象不出他唱歌的时候。

“《假正经》!《假正经》!格瑞你这个人就是假正经!”

“哎嘿当然是《王妃》啊!格瑞快宣示你的主权!”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洋葱》绝对是个你这个面瘫。”

“《忐忑》!听格瑞飙高音绝对刺激。”

格瑞皱眉,无视众人的意见,放了一首歌。只是,这个前奏怎么这么耳熟?

东汉末狼烟不休

《权御天下》!格瑞你高冷男神的形象崩了你知道吗?你沉浸在格瑞崩人设和他唱歌居然很好听的恍惚中,久久不能自拔,直到肉香唤回你的神智。

“唔唔唔唔(为什么会有烤串?)”

“大哥在吃饭的时候就下单了。”卡米尔慢条斯理的吃着一串烤豆腐。

“卡米尔你唔唔唔(不赶紧吃就)没有了。”

卡米尔朝你一笑。

“卡米尔,多吃点。”雷狮偏过身子把一袋子肉串都给了卡米尔。

呵,有个弟控的哥哥了不起哦。

你和卡米尔提着袋子跑到阳台窝在小角落里吃,你顺手拿了两罐啤酒,打开一罐递给卡米尔:“你喝吗?”

卡米尔摇头:“大哥不让我喝。”

“怕什么啊,啤酒度数很低的,你喝一点他不会知道的。”你朝客厅努努嘴,“而且他自己都喝了那么多了,又怎么管得了你?”

显然你不可能说动他。自己喝了一口:“呕怎么这么苦啊。”虽是这么说着,你还是吃着烤串把两罐啤酒喝完了。

“你没喝过?”

“我家怎么可能让喝酒……你不知道啊,每次我们家都是balabalabalabala我妈她balabalabalabala我爸他balabalabalabala。自从我来到这里啊,一开始我觉得balabalabalabala,你啊balabalabala,雷狮balabalabala,安迷修balabalabala,凯莉balabalabala,安莉洁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啊差点忘了,还有丹尼尔老师balabalabala……”

卡米尔默默吃着烤串,确认你已经醉了,拿出手机开始录音拍照。

“他们……拼酒吗?他们是在……嗝,用啤酒拼酒开什么玩笑,喝多少都不会醉的好吗?”你摇晃着站了起来。

不会醉的,而且这里就有一个只喝了两罐啤酒就醉了的。卡米尔心想。

客厅里雷狮和银爵一杯接一杯的喝,艾比埃米帕洛斯在旁边起哄,雷德和蒙特祖玛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了,留下嘉德罗斯非要和格瑞在喝酒上一决胜负。

你伸手抢过嘉德罗斯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模仿着他的口吻对他进行嘲讽:“呵,渣渣。”

你转身想加入雷狮和银爵的战场,突然脚下一绊,你摔了下去。然后,然后你再也没有爬起来。

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其他人都还没醒。你捂着发疼的脑壳,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事。因为之前没喝过酒,你也没料到你居然只喝了两罐啤酒就醉了。之后你隐约回想起了你似乎对卡米尔说了一大堆你对他们的最初印象,好像还对嘉德罗斯说渣渣……“完蛋了。”你脑子里只蹦出来这句话。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是周日,不用上课,一群人宿醉再去上课,想想都是灾难。

哎等等,今天是周日吧?

卧槽,现在几点了?

看了眼墙上的表,十点。

好吧,现在是真的完蛋了。希望丹尼尔老师别太生气,一不小心心肌梗塞就不好了。

呵呵。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