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2018.6.1 神威,生日快乐


“神威马上就要成年了呢。”女人的手轻柔的抚过他的脸,“要保护妹妹呀。”

“母亲,我会的。”他低下头,好让女人不那么费力。

“好孩子,你们兄妹关系一向都很好。”江华笑起来,温柔的神情几乎驱尽了她的病弱。“神乐也快回来了——和那秃子一起,他们非说要搞什么惊喜给你。”

惊喜?想到这里神威就头疼。自家父亲平时就不着调了,偏生又极尽宠着他这个更不着调的妹妹,他们俩的惊喜,只希望不变成惊吓才好。

“笨蛋尼桑!——母亲!我们回来啦!”门外是元气满满的少女音。

“好了,快去开门吧。”江华垂下手,低声催促着他。

“是母亲。”神威站起来,给江华拉拉被子,这才开了门。

“尼桑,生日快乐!——”被一把勾住脖子,怀里又被塞了什么东西。神威下意识的伸手揽住她的腰身,后退了几步。

“儿子,生日快乐。”后面的男人进了屋,看着抱在一起的兄妹二人,又给了两人一个熊抱。

呃,感觉快要窒息了。

所幸两个人很快都松了手,齐齐进了里屋,围到了江华身边。

“母亲。”不管在外面疯成什么样子,在江华面前俩兄妹绝对都是乖乖的。神乐乖顺地叫了一声,在江华身边坐下:“身体好些了吗?”

“还不错,这次出去有什么经历吗?”江华握住神乐的手。

“我们去了地球,那里很漂亮,就是阳光太盛了。”神乐左手朝神威挥了挥,示意他把东西拿过来。

神威抱着神乐一开始塞到他怀里的花走了进来,忽视了神乐愤怒的目光:“母亲,喜欢吗?”

江华伸手抱过,一大束鲜花支支怒放,肆意展示着它们旺盛的生命力。“很漂亮。”

“啊啊啊啊啊啊混蛋尼桑,你居然抢你可爱的妹妹的花!”神乐跳起来,追着神威作势要打,两人跑出了房间,给江华和神晃留出空间。

“孩子们都长大了,我……”

“孩子们都很好,我希望你也能好,我们都希望你能好。”

一阵沉默。

“扶我起来吧。”

“身体没问题吗?”

“没事的。”

“混蛋尼桑,居然抢我的花!还用我的花讨好母亲大人!”神乐抓着神威就锤。

神威被捶了两下倒也不恼,一伸手就握住了妹妹的拳头:“反正都是要给母亲的,你送与我送有什么分别?”

这语气也忒理直气壮,神乐刚要说什么,神晃和江华出来了。

“母亲。”

“母亲。”

兄妹俩乖乖站好。

“好了,准备开饭吧。”江华一挥手,颇有当年的英姿。



“这是我在地球上看到的,他们那的人过生日都吃这个。”神乐拆开一个盒子。“据说叫什么‘生日蛋糕’?这是我和父亲自己做的。”

这个蛋糕的卖相着实凄惨。

“咳,虽然不怎么好看,味道应该还是不错的。”见儿子嘴角抽搐,神晃忍不住辩解了两句。

神威抬头,发现这个男人居然在紧张。“没事的,我……很喜欢,谢、谢谢了。”

“哎嘿!好了,许个愿吧。”神乐把插着蜡烛的蛋糕推了过来。
看着烛光在黑暗里跳动,本不信这些的神威也平静下来,当真要许个愿。

那么,就希望,一家人都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吧。

“许了什么愿啊?”江华柔声问。

“希望……”

“说出来就不灵了。”神乐一副信以为真的神情,急急打断了他,“那么现在可以吹蜡烛了。”

神威吹了口气,火光立刻消失在了黑暗。



“喂,小鬼,怎么了?”高杉正靠在船舷上赏月,不时拨两下手里的三味线,忽听得身后的人猛的坐起。

神威晃了晃脑袋,想把这些都甩出去,却仍是忍不住回想起这年少时的梦。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梦。”

“现在。”

“梦醒了。”





其实我真的是当天写的,只不过二号月考有点虚没有敲出来而已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