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凹凸全员向】黄粱梦 (3)

预警:基本全灭,自我爽文,ooc飞起,脱离原有世界观。除凯柠、雷祖外无cp(可以自己组啊)。本章无死亡。

黄粱梦第三章,520发糖啦!想要看糖就直接滑最后,雷祖凯柠的糖。

3.

      是谁杀了知更鸟?

      麻雀说,是我,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你这棋盘太过混乱。”

      四四方方的棋盘上摆的却是些国际象棋、五子棋、军棋、跳棋、黑白棋一类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何必那么较真,只是个象征而已,这下一步要怎么走,得看他们自己。”手里的国王转了几圈,又落回了原来的位置。

      “国王?我以为统治一切的应当是皇后。”

      “是啊,可别忘了,只有国王才能决定胜负。”

      “你看好他?”

      “当然,他可是我选中的‘王’啊。”
     
     
     

     
      “凯莉,你觉得与我作对,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倒不见得,不过与你联手,才更让我恶心。”凯莉盯着眼前这个人,眼中嘲弄之意更甚:“怎么,这么久了,连面具都不敢摘了吗?我亲爱的,哥哥。”

      伸手摘下脸上的面具,鬼狐心中烦闷,最得力的副手没有了,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本身就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结果又碰上这个妮子,少不得又来拆他的台,坏他的事。“凯莉,我奉劝你少插手这里的事,兴许还能平稳的过完下半辈子。”

      “我才是要奉劝你呢,鬼狐天冲。”他什么意思?不管是“军师”还是“尖刀”的死,都跟她无关,若说会牵扯到她,怎么可能?鬼狐他知道了什么?“你赢不了的。”

      “是你会输得一败涂地,凯莉。”鬼狐冷笑,又把面具扣回脸上,他在这里已经耽搁的够久了。“别让我参加你的葬礼,我担心会笑出声呢。”

      鬼狐从他身边走过,丝毫不担心凯莉会在这时候对他动手。凯莉握紧了拳:“你才是呢,我可担心我会忍不住大笑。”

      所以啊,我亲爱的妹妹/哥哥,你可别轻易死了,不然我可是会嘲笑你直到地狱的。

      手机响了起来,是个未知来电。

      “喂?”

      “凯莉,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是谁?”

      “‘蛊’。”
     
     
     
     
     
     
      “鬼狐大人。”

      “你做的很好,紫堂幻。”屏幕上弹出一个对话框,很明显是直接黑进来的。

      [你想做什么?]

      紫堂幻看了一眼鬼狐,鬼狐越过他伸手打字。

      [KING会需要的。]

      对面安静了一会儿,大约过了几分钟,有了回复。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怎么敢欺骗KING呢。]

      [你想要什么?]

      这些信息的价值已经不是能用钱衡量的了,这背后全部都是用一条条人命换回来的。嘉德罗斯眯起了眼,如果资料属实,那么他也该考虑让这个城活动活动了。

      [这是出于对您的尊敬。]

      鬼狐打完,自己都在冷笑。

      [下一次了就要收费了。]

      无利不起早,他才不信鬼狐天冲真的什么都不要。这只能证明,这条信息的损失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

      [尖刀的死,我负责了。]

      [感谢您的慷慨。]
     
     
     
     

      “你总是跟着我干什么?”帕洛斯停了下来,佩利也跟着停了。

      “雷狮老大叫我看好你。”

      果然,由于卡米尔的死,雷狮要清理他了。那么,究竟是……

      “帕洛斯?帕洛斯?”

      “啊,我说佩利啊,我知道有一个好地方,你去不去?”

      “哎?有架打吗?”

      “当然。”

      没有时间了。
     
     
     
     
     
      “您不该来找我。”安莉洁捧着茶杯,窝在沙发里。“您和‘海盗’一样,您既不信我又何必要来。”

      嘉德罗斯坐在另一个沙发里,手晃着着茶杯,没有说话。

      安莉洁捧着茶杯啜了一口,折起双腿放在沙发里。“把茶喝完,摇晃几下,茶杯扣到茶盘里。”

      嘉德罗斯照做了。

      安莉洁站起来,走过去把茶杯拿在手里,看了眼茶叶渣,泄气般的靠在桌子上。

      “又是黑狗,不祥——”

      他把自己的托盘拿过来,嘉德罗斯看了一眼,他实在无法从这堆茶叶渣中看出什么形状。

      “死亡的预兆,最近我无论给谁看,都是这个结果。”

      “大概我的占卜失灵了。”

      “不,你的预言很准确。”嘉德罗斯终于开口了,“这确实是——死亡的预兆。”
     
     
     
     

     
      [格瑞,最近怎么样啊?]

      [前辈们对我都很照顾呢。]

      [就是食堂的饭太难吃了。]

      [前段时间我参加了一场葬礼。]

      [啊,不是朋友的啦,一个陌生人的,我恰巧遇到了。]

      [他相当年轻呢,看上去跟我差不多。]

      [格瑞,我很担心姐姐。]

      [我一直没有见到她,丹尼尔大人也从来不跟我提姐姐的事。]
     
      [我相信姐姐,她一定没事的。]

      [格瑞,你自己也要小心。]

      对话停留在这里,格瑞犹豫了一下,敲出了一行字,发了出去。

      [别靠近西区,危险。]
     
     
     
     
     
      “呜哇啊啊啊啊!海盗头子疯了吧!”雷德蹲在屋顶上,十分痛心地看着对面的建筑。

      “不过去吗?”蒙特祖玛落在雷德身边,手放在了刀柄上,“嘉德罗斯大人的领地不容有失。”

      “祖玛祖玛,坐嘛。”雷德伸手握住蒙特祖玛的手腕,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接受了蒙特祖玛一记相当凌厉的眼刀。“没必要了。”他轻声解释道。

      蒙特祖玛一愣,顺着雷德坐在了房檐上。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小老鼠们逃走的。”雷德握着蒙特祖玛的手,十指相扣。“祖玛,你知道吗,我的每一个实验室里都埋着炸药。地板下,墙壁里,全部都是。”

      “最初我总是担心,万一不小心掉了个火什么的,那我岂不是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所以后来我增添了一个引爆点,这样就不需要明火了。”

      “然后我又想,如果只是爆炸那祖玛你看不到怎么办啊?于是我增加了一个小小的设计,这样如果哪个地点被引爆了,你就知道了。”

      “请看吧,这场烟火。”

      雷德按下了手里的控制器。

      爆炸是从中心开始的,然后不断向外扩散。惨叫,哭嚎,隔得远反倒听不真切了。下面的建筑在燃烧,而上面,上面终于炸开了烟花。   

      雷德望着蒙特祖玛的侧脸,他看到她眼睛里映着绚烂的烟火。“漂亮吗?”

      蒙特祖玛侧过脸看着雷德,她看到他红色的瞳仁里满满的都是她。

      你在午夜和一个人坐在房顶上,看着寂静无人的街道,对面建筑突然放起了烟花,这是你身边的人只为你一个人放的,满夜空的烟花。他握着你的手看着你,满心满眼都是你,他的声音由于紧张显得有些干涩和颤抖,他问你,这烟花漂亮吗?

      蒙特祖玛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真的意识到了雷德喜欢自己,不是普通的喜欢,是非常非常喜欢。那么,自己喜欢他吗?她不清楚。她只觉得心脏柔软了片刻。

        “很漂亮。”最终,她也只听到自己这样说。
     
     
     
     
     
      “凯莉。”安莉洁侧躺着,看着凯莉已经几乎已经睡过去的脸,轻柔的唤着她的名字。

      “唔怎么了嘛,安莉洁,你不睡觉我还……”凯莉是真的困极了,话都没说完,就又几乎睡了过去。

      其实她也是无事,只觉得月色真美,恋人就躺在你身边,你听着她的心跳声,感受着她的呼吸,只觉得岁月静好,不如让时间停留在此刻。又何况,预言——

      突然,远处的天空升起了烟火,一瞬间夺过了月亮的光彩。“凯莉,你看,是烟花——”

      原本还睡得迷糊的人一下子坐了起来,看向窗外远处不断炸开的烟花。

      “真漂亮。”她听见凯莉轻声说着。

      她突然记起凯莉是最喜欢烟花的。有一年春节,她买了许多烟花,凯莉和她放了一晚上,凯莉手里拿着冷焰火,金色的光在黑夜里画出各种各样的图案。那时候凯莉的笑容纯净不含任何杂质,就像一个真正符合她年纪的女孩子一样,只单纯的为这份美丽而快乐。

      “要上去看看吗?”安莉洁问。

      凯莉牵起了她的手,她们甚至没有穿上鞋子,就直接跑上了楼顶。

      凯莉瞪大了眼睛,想要把这一幕永远记在脑中。

      这是狼烟。一场极美的狼烟。

      是海盗团和玫瑰皇冠的正式宣战。

      但即使没有这些,这一幕依然是美的。

      “今晚月色真美。”

      夜空下,两个穿着睡裙赤着脚的女孩子十指相扣,远处不断炸开的烟花在她们眼睛里留下极漂亮的色彩。

      静谧的夜空,皎洁的月光,盛世的烟火。

      我,死而无憾。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