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镜中

2018安迷修生日快乐!

      “雷狮,我会阻止你的。”

      安迷修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已不止一次的这样说。

      刷牙洗脸,穿好衣服,吃完早餐,带着温柔笑意的年轻警官出了门。

      挤上公交,一路站着到了警局,和同事打过招呼,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整理资料进行归档。

      “安哥,生日快乐。”艾比埃米两姐弟凑过来,猛拍了一下他的肩。

      “工作呢快回去……唉,中午了啊。”

      “安哥你生日啊?生日快乐!”金从格瑞的电脑后面探出头来。

      “局长说你今天生日,今天晚上你不用值班了。”格瑞依旧面瘫,但肌肉放松了不少,“‘平时总是太忙,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局长是这么说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丹尼尔局长呢?”

      “又被‘上头’叫去开会了。”

      “唉,真是可怜呢。”

      艾比埃米笑嘻嘻地说完,就回了自己的位置吃饭去了。

      吃完饭,偷偷趴了会,又爬起来对着电脑继续归档。

      “安哥,下班啦!”今天紫堂不值班,下班了就喊了一句。

      “不值班了不起哦。”

      “要走就走别说了,难受。”

      “总是熬夜我皮肤都不好了。”

      正在收拾的安迷修停住了动作:“艾比小姐,要不然我替你班?”

      “哎呦不用啦不用啦,今天你生日,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又挤公交回去,天已经黑透了。路过一家花店,看到里面的女孩正在被一个男人纠缠不休。

      “……你居然和一个女的在一起,你们这群变态,同性恋真恶心!你这个……”一招擒拿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抱歉,我觉得凯莉小姐要比你这个不知所谓的男人要好得多。”

      “你他妈谁啊?你知不知道……”

      安迷修松开手,拿出肩章晃了晃。

      “妈的条子!”男人啐了一口,看向安莉洁,“你——”

      余光扫到安迷修还看着他,又只好带着不甘悻悻离开了。

      “凯莉小姐呢?”

      “凯莉她非要做饭,去超市了。应该快回来了。”

      “安莉洁我回来啦!呦,安大警官又来了。”凯莉拎着两大袋子东西,“又来买花?今天想要什么?”

      安迷修帮凯莉把东西放到桌子上:“随意看看吧。”

      “要不康乃馨?虽然用不上,倒也是个氛围。”凯莉领着他一个个看过去,“不过康乃馨已经快没了,那群学生们都买这个。”

      “凯莉小姐就别开玩笑了。这个氛围要什么用呢。”安迷修是孤儿,从未见过自己的生母也没有人领养他,直到在福利院待到成人后就自己搬了出来。

      “风信子,紫罗兰,三色堇,矢车菊……还是说你最常买的香水百合?”

      安迷修看向了一处:“这个就很好。”

      “紫罗兰?行,还是不用包?”

      “不用了,反正我也只是找个瓶子插上而已。”安迷修拿过花,“多少钱?”

      “送你的。”一直沉默的安莉洁开口了,“生日快乐。”

      安迷修一愣,随即笑起来:“谢谢。”

      回到家,先把花插上,又简单吃了些东西,吃了一小块买来的蛋糕。安迷修从恍惚里清醒过来,他又站在了镜子前。

      “雷狮,我会阻止你的。”安迷修凝视着镜子里的人。

      “安迷修,你拿什么阻止我?”镜中的人却笑起来,显得几分癫狂,“毕竟——”

      “闭嘴!停下!”

      “——我就是你啊!”

      血,大片的鲜血。自己的,别人的,还有他的。

      一拳砸在镜子上,玻璃片哗啦的掉了一地。最后的那句话还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

      “毕竟,我就是你啊!”

      不,不会的。

      身体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他倒在地上,双手掐住了自己的喉咙。

      “生日快乐,安迷修。”

      他如一条濒死的鱼大口呼吸着,身体因为窒息的痛苦不断扭曲着,手却不断用力。

      他终于回想起了,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生日快乐,安迷修。”

长的那个赶不及了,就先发这个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