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凹凸全员向】黄粱梦 (2)

预警:基本全灭,自我爽文,ooc飞起,脱离原有世界观。除凯柠、雷祖外无cp(可以自己组啊)。本章出现死亡。

2.

      “局已经布下,你不想进去掺一脚?”
      “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
      “或许。”银爵又走进了夜色之中。

      卡米尔在街上急匆匆的走着,脑中一片混乱。
      如果,如果这个猜测是正确的,那么他们必须马上离开!
      正陷入混乱的卡米尔没有发现,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了他。

      “祖玛祖玛,你看,好大一片云呐!”雷德指着天空。
      “嘉德罗斯大人,‘盟主’让‘尖刀’送了个消息,说是这两天您会得到一个令您非常愉快的消息。”艾比埃米叩门三声汇报了这个消息之后,又退了出去。
      “老姐,是真的吗?”
      “应该是吧,真与假,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蒙特祖玛抬头看了眼窗子,黑压压的乌云已经布满了天空。
      风雨欲来。

      凯莉眯着眼靠着安莉洁打着瞌睡,一旁的安莉洁任由她靠着,安安静静洗着她的塔罗牌。
      摆牌,抽牌,安莉洁动作一顿。
      “怎么了,安莉洁?”凯莉揉着眼睛坐了起来,看着安莉洁手中的牌。
      第十四张大阿尔卡纳,死神。
      “要变天了。”她听见安莉洁这么说。
      她抬眼看了看天,乌云黑压压的一片:“是啊,要变天了。”

      子弹击穿心脏,他还有30秒。
      回拨了一个号码,他跪在地上,通话的提示音响了五声,颤抖的嘴唇贴近了屏幕:“大哥,小心……”
      剧痛已经涌了上来,手再也握不住什么东西,手机摔在了地上,龟裂的屏幕上还显示着正在通话:“卡米尔?卡米尔!”

      “天使长!”看到对方手里的大剑,莱娜忍不住惊呼。天使长原来是他!
      大剑举起,寒光在刀锋上闪过,莱娜转身就逃。
      没有生还的可能,天使长的大剑的亮出即意味着惩戒,不将对方赶尽杀绝,没有收回的理由,她不怕死,但至少让她把这个消息告诉鬼狐大人,告诉他务必小心!
      她身姿轻盈,速度极快,可天使长每次都能准确无误的拦截住她。莱娜额头上冒了一层薄汗。这不可能!天使长还拿着大剑!
      身上没有手枪,因为她射击准度不好,所以一直没有配枪,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足够她打中大天使长了!既然她没有拿枪,便只能尝试去抢天使长的了!
      转身冲向天使,身子一矮就去摸枪,可天使长似乎早有预料,大剑向下一压,几乎要将她拦腰斩断。就地一滚,抽出了惯用的弯刀,去挡压下来的大剑,刀刃瞬间出现一个豁口,手臂震得发麻。再次翻滚,还没等她站起来,刀尖已抵上他的心口。
      “结束了,‘尖刀’莱娜。”

      心脏已经停止了向大脑供血,大口喘息,也没让他的痛苦减轻半分,他终于倒在地上,不断涌出的鲜血,在他身下开出一朵艳丽的花。
      “真可怜。”女子跨过卡米尔的尸体,撑开了手里的黑伞。要下雨了呢。

      “喂,天使长。嗯,只是出了点小状况,现在解决了。
      “计划照常执行,希望结果不会让我失望。
      “嗯,你明白的。
      “没有下次了。”

      大雨滂沱而下,不断冲刷着血迹,雷狮抱起卡米尔的尸体,怀中冰冷的温度宣告着早已死亡的事实。手中的湿润不知道是雨水还是血水,地上的血迹让雨水冲走从他脚边流过。雷狮抱着卡米尔,嗓子里的嘶吼如同受伤的猛兽:“查!给我查清楚!”
      安迷修和帕洛斯、佩利一同站在雨中,身上已被雨水淋了个透彻。他惊异于卡米尔的死亡,也惊异于雷狮的态度,他本以为像雷狮这种肆意妄为的人,对待所有人都像对待帕洛斯一样,恶党就是恶党,没有半分信任可言。可明显对待卡米尔,雷狮的态度是不同的。卡米尔的死,定会招致雷狮的疯狂。
      绛紫的眸蓄满了浓重的杀机,现在的雷狮宛如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吞噬一切:“然后,让他从属的那个组织,为卡米尔陪葬。”
      雷狮是一头野兽,卡米尔既是他一手塑造的共犯,也是拴住他的链子,是他守护了多年的珍宝。当猛兽失了珍宝,它只将变得危险而不受控制。
      被关押的猛兽,出笼了。

      “哈哈哈哈,这还真是好消息,就是不知道鬼狐是不是也这么认为?”嘉德罗斯听了艾比埃米的汇报,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嘲讽:“雷狮没了‘军师’,鬼狐没了‘尖刀’,这两个消息,确实都令我非常愉快。”
      “只是可惜,雷狮这次……应该是爬不起来了。”不知道艾比和埃米怎么办到的,他们还搞来了葬礼现场的一段视频。
      没有牧师,没有悼词,来宾们只是茫然的站在这里。但没人会觉得这是雷狮对卡米尔不重视,也没人会小看这个总是跟在雷狮身边默不作声的影子,因为他是“军师”。没人知道他究竟让雷狮有多少疯狂的想法变成现实,也没人知道他究竟又促使雷斯产生了多少疯狂的想法。但还好,现在他死了。
      嘉德罗斯饶有兴趣地盯着雷狮的脸,妄图从那段极为模糊的画面上找到了雷狮的泪痕——他当然知道那种东西根本不可能有。但当他转头正准备嘲笑几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寡言的部下死死盯着屏幕。
      格瑞死死盯着屏幕,想再度看到那里面一闪而过的金色,祈望他只是看错了。但他知道没可能的,他对金太熟悉了,那无疑就是金。金就在“军师”葬礼上。

      安迷修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沉默地注视着这场葬礼。卡米尔面容安静地沉睡着,身上的血迹已悉数洗尽,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卡萨布兰卡堆满了年轻人的身侧,花香的甜腻像极了他生前最爱的甜品。雷狮就坐在棺材边上看着卡米尔,宾客们就看着雷狮。没人知道雷狮要干什么,他们只好站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人群渐渐有了骚动。安迷修后退一步,这时候他看到一抹金色在人群中一闪而过。
      金努力把自己藏在人群中,他实在与这里格格不入,尽管他穿了一身价值不菲的正装,把自己打扮的妥妥贴贴,可他仍旧感受到了许多讽刺的视线,仿佛嘲笑着他拙劣的伪装。没办法,就算从小跟着姐姐的贫民窟滚了这么多年,依旧没法儿玷污少年纯真的气息,而这种天真阳光在东区是活不下来的。
      “你怎么在这儿?”安迷修压低了嗓子。
      “安哥!”青年最开始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然后又被安迷修强硬地按了下去,水蓝色的眸子显出几分可怜的意味来:“我我我……都快吓死了,这里的人怎么这么凶啊。”
      “没事的话就赶紧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嗅出你不属于这里。”东区的人看人太有一套,属不属于这里,抬头瞄一眼就清楚。在东区呆久了,他也多少能分辨出一些人了,像金这种,摆明的告诉他们这里混进了一个异类。他当初也是一样,不过碍于他身份特殊,东区的人倒是习惯了。
      “安哥,我找你有事。”金凑近了安迷修,“丹尼尔大人究竟把你派来干什么啊?”
      “你就想问这个?”安迷修皱眉,倒不是这事不能说,毕竟丹尼尔只是让他潜伏在这里,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不过金就因为这个而混进东区来,太过冒失了。
      “不不不,我是想问,”金压低了嗓子,“安哥你知道我姐姐秋吗?”
      秋?安迷修一愣。他知道金加入“圣骑”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他姐姐,可没想到金会跑来问他。秋作为“圣骑”曾经的成员,金理当去问丹尼尔才对,作为指挥官的丹尼尔才是最清楚的。“抱歉,关于秋,我也不太清楚,丹尼尔也只不过跟我提过几句,说你们很相似我觉得你应该回去问丹尼尔才对,他是‘圣骑’的指挥官,他最清楚。”
      “哦……那好吧。”金小心地环顾了四周,“那安哥我就先走了。”目送着金看似小心翼翼实则引人注目的离开,安迷修只在心里哀叹这个年轻人的冒失。宾客们突然爆发出巨大的骚动,安迷修下意识的看向了雷狮。
      雷狮俯身下去,大半个身体压在棺材上,远远看去,像在亲吻他的堂弟。
      关于他们之间是不是存在某种背德的情感,安迷修并不清楚,他对此也没有丝毫兴趣。他对于这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感到真心实意的遗憾,却也是真心实意的松了口气。
      帕洛斯低垂着头,眼睛从刘海的缝隙里扫过一排排宾客,看着他们各异的表情,内心嘲笑。享受此刻的平静吧,现在离雷狮发疯,不远了。

      第二章金终于出来了!开心!
      第三章才刚动笔,然后又在写安哥的生贺,所以《黄粱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第三章。。。配合前面发过的第二章的配图猜一猜吧,虽然没什么悬念。。。智商不够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