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凹凸全员向】黄粱梦


预警:基本全灭,自我爽文,ooc飞起,脱离原有世界观。除凯柠、雷祖外无cp(可以自己组啊)。

1.

      “……像这样活着,你就不觉得羞耻吗?”
      “抱歉,无论什么手段,能够活下去就无所谓。”
      “哼。”面前的人翻墙而走,漆黑的巷子里只剩帕洛斯一人。
      银爵没死!银爵还活着!帕洛斯内心惊惧,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银爵居然还活着,而这正是银爵的地盘。
      巷子里原本熄灭的灯,一盏接一盏的亮起,帕洛斯面对着墙壁一动不动,因为刚才的是他的腿还有些发软。
      “帕洛斯,你在这里干什么啊?雷狮老大要集合呢,说是来了个新人。”佩利瞧见帕洛斯一个人对着墙壁发呆,远远的就喊了起来。
      努力平复心中的波澜,帕洛斯转身出了巷子,任由佩利勾上自己的肩:“啊,没什么,散散步。你刚才说什么?新人?别开玩笑了,雷狮老大怎么想着收新人了?”
      “不知道,听卡米尔说他身手特别好——哼,跟佩利大爷我打一架才知道呢。”
      帕洛斯努力压制心中蠢蠢欲动的恶意,既然银爵还活着,那么自己必须暂时借助于雷狮了:“卡米尔?看来雷狮老大也是这个意思。佩利,既然雷狮老大都这么说了,你若出手,便是对他的不信任,你是想要雷狮老大当场毙了你吗?”
      佩利本来因为见到对手而高涨的情绪低落了下来,萎蔫的样子颇像某种大型犬:“啊啊,雷狮老大不屑于跟我打,卡米尔又不能打,帕洛斯你也不跟我打,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又不能动,我都快无聊死了。”
      帕洛斯嘴角抽了抽:“前段时间你不是刚和‘圣骑’打过吗?”
      “那些人都太弱了,一点意思也没……”
      一柄蝴蝶刀自帕洛斯手中扔出,从佩利身前飞过,狠狠钉在了墙上。一只姜黄色的猫惨叫一声,蹿了出来。
      在帕洛斯动手的一瞬间,佩利就摸出了枪,一见是只猫,又默默的把枪放了回去:“什么嘛,原来是只猫啊。帕洛斯,你小心过度了。”
      帕洛斯死死盯着猫逃去的那片黑暗,他不可能出错的,刚才他确实感受到了某种东西的注视,那绝对不可能是一只猫,那种不带任何恶意、只是觉得有趣,仿佛从更高一个层面俯视着他们。
      “帕洛斯?帕洛斯,你还在看什么啊?”见帕洛斯迟迟未动,佩利凑了过去也盯着看。
      “没什么,走了。”帕洛斯走了几步,发现佩利还站在原地。
      “奇怪,什么也没有啊。”
      帕洛斯伸手扯住佩利的后领子:“走了,蠢狗。”
      待他们走远,一个金发双马尾的女子自黑暗中走出,真的很难想象,像她这样耀眼的发色是如何完美隐匿于黑暗中的。她轻轻给怀里的猫顺着毛,微笑着:“真是相当敏锐呢,只可惜……”
      这边雷狮已宣布了他的决定,这个新人看上去相当无害,但佩利却少见的没有提出异议。雷狮微微眯眼,看来帕洛斯和佩利说过什么。
      安迷修的手握紧了枪。
      倒不是他现在就忍不住开枪讨伐恶党——他还没那么愚蠢,在一对四明显劣势的情况下硬上。他只是感觉有些不真实,前些日子他还隶属于“圣骑”,紧接着他就被组织上委以重任,派来雷狮海盗团当卧底,只不过是刚刚折腾了一下东区,海盗团的邀请就送到了他手上,现在正在海盗团的议会大厅——原谅他把这个摆着各种娱乐设施的地方认为是开会用的——他还觉得有些恍惚。一切都顺利过头了。虽然他也不希望这个任务太过艰巨,可这种水到渠成,让他总有种上了套的感觉。
      “放松些,没人敢在这儿撒野。”帕洛斯凑上去拍了拍安迷修的肩,“新人怎么称呼?”
      “安。”
      “Ann?我是欺诈师帕洛斯,他是野犬佩利。”帕洛斯伸手指了指佩利,“佩利打架可是很厉害的,小心他找你切磋哦,毕竟你的身手是得了雷狮老大承认的啊。”
      安迷修实在是接受不了帕洛斯这种仿佛只是高中生打架的描述,他清楚的记得他第一次见佩利的时候对方一拳就把一个人锤得颅骨骨裂,几拳下去白花花的脑浆已经混着血液往外流了。那种强横到不讲道理的蛮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安习惯用什么?除了枪。”
      “骑士双剑。”
      双剑?骑士?帕洛斯露出一个搞事的微笑:“不如你的代号就叫‘双剑骑士’?虽然代号应该是大家公认的,不过……你的称号大概也就这个了。”
      另一边,卡米尔紧跟着雷狮进了雷狮的房间。
      “大哥,我实在不明白……”
      “既然他们这么想塞人进来,我不如顺了他们的意。这个叫‘安’的确实有几分本事,或许能为我们所用。”雷狮简单说了两句,忍不住嘲笑道:“塞人进来还找个气息这么正的。眼神倒是不错,他们也不担心被自己养的狗反咬一口。”
      “……那帕洛斯?”
      “不必,卡米尔,把一切都掌握在手里固然稳妥,但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趣吗?我倒要看看,他能蹦跶到什么程度。”
      卡米尔只是沉默。雷狮也习惯了卡米尔的沉默,拿起了桌子上卡米尔一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哦?嘉德罗斯也收了个新人。”雷狮扫了两眼,“喜欢用藏刀的烈斩——嗬,这不是老朋友吗?”

      银发紫眸的青年冷冷注视着镜头,下一秒这个探头就宣告报废。格瑞看着前面一排的监控,最终还是选择原路返回。他的信息已经暴露得差不多了,除非“军师”叛变,否则雷狮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他收起了藏刀,迅速离开了东区。
      “雷狮也收了个新人?”嘉德罗斯扔掉了游戏手柄,“资料呢?拿来我看看。”
      蒙特祖玛把手里的文件夹给了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翻开,里面一个完全陌生的棕发青年朝他微笑:“这还真的是个新人,雷狮他疯了吧?”虽是这么说,嘉德罗斯却也仔仔细细的看完了资料,他才不会相信雷狮会把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人拉进他的海盗团。“怎么没有惯用手段?”
      “抱歉,因为这个新人是突然出现的,然后又马上加入雷狮海盗团,很多一手资料都让雷狮封锁了。这是我的失职,嘉德罗斯大人。”
      “是双剑。”雷德瞄了眼照片,语气颇为欢快,“之前我在东区见过他的,他当时拿着两把剑,错不了。”
      “呵,”嘉德罗斯冷笑,“以为双剑就扛得住藏刀吗?雷狮何时这么天真了。艾比,埃米!”
      原本把自己放在花瓶旁边当摆设的两个人立刻出声证明自己的存在:“是!”
      “你们两个去东区打听打听这个新人,有什么新消息,立刻回来汇报。”
      姐弟俩退了出去,保持着严肃的样子,一直等到走出这条街。
      “姐,我们真的要去东区吗?那可是雷狮海盗团的地盘啊。”
      “去是肯定要去的,不过我们得先去找一趟‘魔女’。”艾比掏出了口袋里的录音笔,“这次肯定能卖出个好价钱。”
      “可是啊老姐,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埃米想要劝艾比收手,“万一被人知道了,我们一直在卖情报给‘魔女’,不管我们卖的到底是谁的,‘玫瑰皇冠’和‘雷狮海盗团’,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放心吧老弟,‘魔女’的信誉可是好的很。再说了,我们都干了这么久了,不是谁都没有发现吗?”艾比把录音笔塞回口袋,看着埃米不赞同的眼神,无奈道:“行行行,我保证最后一次了好吧?”
      这段对话被藏在艾比发卡中的窃听器收了个完全,鬼狐天冲把这段对话截取下来,好好的收在一个文件夹里,青白色的屏幕无法无法清楚的照出鬼狐脸上的表情。
      “鬼狐大人?”
      “还不是时候。”

      蒙特祖玛站在窗口看着艾比埃米走出视线:“嘉德罗斯大人,这两个人……”
      嘉德罗斯抬手制止了她:“渣渣也会有渣渣的用处,如果他们敢背叛……呵,我不介意让他们体会一下‘王’的愤怒。”

      在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中央那个城市沙盘泛着光,这正是他们所生存的城市的沙盘,不同区域发出不同颜色的光。
      “开始了,天使长。”手机里传出嘶哑的人声,通话结束的标志还停留在手机的界面上。
      一双湛蓝的眼睛悄悄注视着房间,他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开始了,但他有预感,这将是席卷整个城市的异动。

虽然说了暂时不会写但还是忍不住写了。。。
灵感来源于《Every Body Wants To Role The World》
所以你们明白这篇文多么搞事了
tag打不下了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