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这是之前投双黑墙的第一篇,忍不住放了上来,总是忍不住ooc呢。。。。顺便,目前在写凹凸全员死亡向,在他们 @璃子sakuru.💮 中考前写不够一万字我就改姓

    22岁的中原中也与16岁中原中原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他蓄起了发。
    太宰治觉得自己是嫉妒的,他永远无法像中原中也活的那样纯粹,在他还小的时候,他还无法很好的掩饰对于中原中也的嫉妒,因为永远无法做到,所以厌恶,所以渴望。
    岁月似乎没有给中原中也留下什么痕迹,他相较于16岁也不过是稍微成熟了些——虽然这些成熟在面对太宰治时就立刻土崩瓦解。他知道自己注定脱不开港口黑手党这个身份,那么索性就做个纯粹的恶人,杀人放火什么的不过家常便饭。有时他也会发个善心,像个正直的五好青年一样去扶阿婆过马路什么的——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很符合他作为一个港口黑手党的身份的。他由着自己的性格,在许可的范围内,肆意妄为,活得潇洒。太宰治承认自己永远做不到这一点,即便他表面上看上去再无所谓,他内心的黑暗仍会一点点蚕食着他的精神。每次中原中原指着他破口大骂的时候,太宰治都能清晰的从那双湛蓝的眼睛里看到卑劣的自己。可怜,凄惨,饱含着对这个世界的恶意。
    ‘那么,为什么会喜欢上呢?’太宰治叹了口气,大概正是因为渴望那些吧,自己所从未拥有过的。如此截然相反的两个人能走到一起,这真是——
    “瞎想什么呢?”身侧的人动了动。
    中原中也把头凑近太宰治的脸,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
    “好好好,你不是。”中原中也的唇贴上太宰治的,给了他一个安抚性极大的吻。“但说起来,我可比你大三个月呢。”中原中也有些不耐烦的闭上了眼,他伸出手臂,抱住了太宰治。“好了,睡觉。”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安静的睡颜,心里的不安逐渐平息,他也阖上了眼。
    ——太他妈的好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