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尽凡尘

这里葬尽凡尘,可以叫我凡尘或者阿尘。
杂食党,基本都是可拆可逆,由于只找自己感兴趣的看所以看的番不是很多可以尽情安利。
爱好BE的咸鱼,脑洞比较放飞自我,随时欢迎找我聊天。

比较草率真是抱歉了,一只戏服花(不说没人看得出来吧)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第十三年,我们还在。

下一个十年,长白山见。
@序月的雨是泪水 约吗?

宰:哈?你认真的吗?我要跟蛞蝓一起?
chuya:我才是啊死青鲭,跟你绑在一起的感觉糟透了
摄影:(我不是我没有别盯着我)




港黑武侦没经费了派这俩人来拍广告(bushi)

应该是娱乐圈设定吧,大概

没脸加tag
@LIKE THIS 画不出您的梦真是抱歉了(இワஇ )
那朵花。。。。无视掉好不好我不会画

是八犬。。。。准备一张要签名一张送给她不知道她要不要我这辣鸡画
按照照片画的求别翻原图我画的丑炸了不想对比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美貌
如果5号我顺利要到了签名送出去了画我会再发一条以表现我的兴奋
就这样

已完成(9/21)
埃米的可能会改色,但是那样的话需要改款式,我还不确定
我觉得我画的蛮清楚的就不说可不清楚的话对应一下tag就好我按顺序打的

不行我一定要发一下这个贵妇
没画完也要发一下
冒着被盟主和鬼天盟成员打死的风险

ps 噫这个头上的耳朵是后来戴的毕竟还是画人的

嘉德罗斯
已完成(2/21)

凯莉小姐
已完成上色(1/21)

我大概脑子有坑。。。。

【安雷(布)安无差】不一样

设定:安迷修保留所有记忆。雷狮死亡转世,记忆逐渐消散。

噫可能有点雷,慎点

1.
“已经决定了吗?”

“是的。”

“那是我毕生追随的信仰。”

2.
“安迷修,”戴着王冠的人高高俯视着他,“你来了。”他似是轻叹。

“是的,我来了。”他提着剑,一步一步走上大殿,“布伦达。”

布伦达轻声唱起来,歌声在大殿里回荡:

“Tom he was a piper's son

He learned to play when he was young

But all the tune that he could play

Was over the hills and far away……”

男人的声音沉闷,不适合这样的儿歌,他放轻了声音,显出少年音色。

“越过山丘,奔向远方?”安迷修重复,轻笑,“我以为您会为我高歌《马赛曲》祝我凯旋。”

“本来想的,结果忘词了。”布伦达侧过头,仰视着他。“你就不能站在我前面吗?蹲下来点儿。”安迷修轻笑,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王冠,弯腰与他接吻。

“您就要死了。”安迷修听见自己这么说。

“是啊,我就要死了。”布伦达轻柔的说着,又仿佛安慰他似的,补了一句:“不过我很高兴,行刑的人是你。”

“您明知道我做不到的。”

“不,你做得到。”

“您并无罪过。”他低下头,看着那片紫色的海。

“在他们眼里,我并不是一位好王,这即是罪。”布伦达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没有公正的国家迟早灭亡——!”那片海里霎时波涛汹涌,翻滚着狂盛的怒意。

“动手吧。”他的声音骤然间平静下来。

“您这是在逼迫我。”

“我没有在逼你,这是一个请求。我请求你。”

“您这分明就是——您明知道我无法拒绝您的任何请求。”

“您将我拉离的复仇的深渊,现在却要我把您拖进另一个深渊里。”

布伦达直直的看着他,眼睛里满是坚持。

“好吧,好吧。”他终是妥协了,“您这是要杀了我。”

“要死的人是我,安迷修。”布伦达放轻了声音,“愚妄的人啊,失去了公正,有何谈强大。我是被这愚妄杀死的。这并不是你的过错。”

唇齿再次碰撞在一起。

“所以啊,下辈子别再做个好人了。”

“布伦达。”

镶嵌着凝晶流焱两颗宝石的异色长剑贯穿心口,布伦达却仍是含笑看着他。

他看见布伦达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听见。

两颗紫色的宝石已黯淡了下去。

他杀死了他的信仰。

“呃——”安迷修猛然坐起。

多少次了,已经多少次了,又是这个梦!

这是谁的记忆?被杀死的人是谁?他和雷狮到底有什么关系?

脑袋好像要炸开一样,突突的针扎似的疼。

快想起来。

别想起来。

快想起来。

别想起来。

两个声音在他脑子里争吵不休,他更头疼了。

“哟,这不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嘛。”

脑中的声音戛然而止。

抬头。

果然。

前面的正是他的恶党。

雷狮。

3.
尸山,血海,人海战术终于拖垮了雷狮,他倚在某次爆炸后留下的断壁上,高仰着头,身体的大面积失血让他的眼神开始溃散,但他依旧看向了安迷修。

“呃啊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这就是你所谓的弱者!”腹腔的每一次震颤都迎来了巨大的疼痛,他死死盯住了骑士碧色的眼睛,这才没有当即失去了意识。

安迷修走到雷狮面前,俯视着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恶党,大片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在地上蜿蜒出血色的花:“对你不过是——恶有恶报。”

雷狮再一次地笑起来,安迷修惊愕地睁大了眼。

他说:“杀了我。”

这让他顿时有种时空的错位感。

“你明知道我做不到。”他轻喃出声,随即便反应过来。“我发誓,绝不伤害手无寸铁之人。”

“安迷修,你脑子坏掉了吗?”雷狮拧起了眉,“算了,算是帮帮我。”

雷狮单手撕开了紧身衣,黑线从腹部的伤口蜿蜒而出,向四周缓慢扩散。

“恶党,你……”

“不知道是哪个参赛者的技能,没法逆转。”雷狮冲他咧嘴,“算是帮帮我,安大骑士。我宁可死在你手里,也不要死在这种鶸的元力技能里。”

安迷修蹲下来,手轻抚过黑线,发现那东西竟想爬到他手上。“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放心,那东西我见过,不能脱离宿主,只能和宿主一起死亡。”雷狮张开双臂,把赤裸的胸膛展示在安迷修面前。“动手吧。”

【“您这是在逼迫我。”

“我没有在逼你,这是一个请求。我请求你。”】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他举起了凝晶。

“……”雷狮看着他,嘴唇微动。

“你说什么?”安迷修俯下了身。

“……傻逼骑士。”

紫色的眼睛已失去了光彩。

像,太像了。

这太像那个梦了。

心突然狂跳起来。

头又开始疼了。

你是谁?

安迷修。

你是谁?

安迷修。

你是谁?

都说了他叫安迷修啊!

……等等,他记起来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了雷狮。

“……布伦达……”

他再一次杀死了他。

4.
“我已经给了你机会。”

“可你却拿走了我的记忆!”

“有什么差别吗?你再一次爱上了他。”

“可我又一次杀死了他。”

第一世要你不在做个好人,第二世却要你不在为恶,我确实……

“好吧好吧,之后让你保留记忆。可你的代价就要增加了。”

“……谢谢。”

5.
安迷修站在树荫里,看着阳光下的少年。

雷狮转过头,紫色的眼睛对上了翠色的眸子:“喂,有事吗?”

紫色的眼睛干净,纯粹,尽是少年的意气风发。

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一个少年,就算再怎么坏心眼。也不可能养出经历过残酷战争的眼神。

“不,我只是……想清楚了。”

历经了一世又一世,转世与最初相差越来越大。反倒是二世雷狮,虽然与布伦达的坚持完全背道而驰,却是最像他的。

但,即使再怎么相像,他终究不是布伦达。即便他们拥有同一个灵魂。

他早该放下了。

“喂——!!!老大——!!!”远远的,一个少年朝这里招手。

雷狮走了两步,又停住了。最后转头狐疑的看了安迷修一眼,最终还是走了。

 


是看加油大魔王时来的灵感,哥哥不是说他们魔族爱的是灵魂吗跟记忆无关,然后我就想,如果失去了记忆不断转世,所有曾经的东西都一点点逐渐消散,那么你还能坚信自己爱他吗?这是个安迷修视角,看上去似乎设定没什么用。其实能写的东西很多,但是懒得写那么多。如果出雷狮视角的话设定大概就会用上了。

@克西ξ 安哥没死开心不!放心就算出雷狮视角安哥也不会死的。但是《黄粱梦》……抱歉,他的死法我都想好了没有更改的可能